极速11选5官网计划软件下载|极速11选5直播 ?

時代先鋒網>時代先鋒>基層黨建>先鋒故事

“火車頭”書記的發展經 ——記安吉魯家村黨委書記朱仁斌

發布時間:2018-10-29 文章來源:浙江日報 責任編輯:謝忠偉

安吉縣遞鋪街道魯家村村民說,村里有兩個“火車頭”。一個是串聯起全村18家農場的“阿魯阿家”號小火車車頭,另一個則是村里的黨委書記。

朱仁斌,2011年初當選魯家村村支書(近期獲批成立村黨委),論“當家”經歷也才7年多。

但也就是這7年多,他將村干部、村民擰成一股繩,用1年時間整治“臟亂差”的人居環境,又眾籌300萬元為村莊規劃一張藍圖,引進18個風格不同的農場……曾經平凡無奇的魯家村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,村民人均年收入從14700元提升到35600元,村集體資產從30萬元增加到2億元。

說魯家村是改革開放40年來鄉村變遷的生動縮影,這毫不為過;說朱仁斌是帶領魯家村走上鄉村振興之路的“火車頭”書記,村民也都心服口服。

“老板”回村當書記

雖說叫魯家村,但2200多位村民卻沒有一人姓魯。相傳明末清初時,一幫土木工匠遷居于此,并以祖師爺魯班的第一個字作為村名,在荒坡上建起村莊。

時至今日,這種“無中生有”的建村經歷,也影響了一代代在這里出生成長的村民。

敢闖敢拼、能干會干,是人們對朱仁斌的一致評價。少年習武,青年回鄉,當過體育老師、武術教練,30來歲時轉而從商,開了家建筑裝修公司,成了小有名氣的企業家,逢年過節回村,人人喊他一聲“老板”。

照這勢頭,他本該繼續發家致富,未曾想,50歲后的人生卻急轉了一個彎。

起因,在于鄉村。

2011年,距我省啟動“千萬工程”已過去8個年頭。

(下轉第三版)

(緊接第一版)通過村莊綠化、污水治理、衛生改廁等農村環境建設組合拳,廣大農村逐漸呈現出天藍、地凈、水清的鄉村新氣象。但靜臥于群山竹海之間的魯家村,仍是一副衰敗景象:簡易廁所隨處可見,房前屋后滿是垃圾,大片農田山林荒廢。

懷著深厚的情感,朱仁斌回到魯家村,參加換屆選舉。在街道干部、全村村民面前,他立下誓言:“經營村莊就是創業,有多大能耐,我都使出來。”

但新官上任,凳子還沒坐熱,村子就在全縣大會上被點名批評了:安吉187個村衛生檢查,魯家村排名倒數第一。朱仁斌臉上燒得慌:“建設生態宜居的美麗鄉村,魯家村絕不能掉隊。”

想改變村莊環境,難題擺在眼前:村集體賬戶上只有6000元,負債卻高達150萬元,連給13個自然村配備垃圾桶的錢都不夠。

結果,朱仁斌自己墊了8.5萬元買垃圾桶、聘任保潔員……一開始,村民紛紛抱怨:“怎么扔個垃圾都要管!”新買的垃圾桶成了擺設,朱仁斌便擼起袖子掃馬路、撿垃圾、清理河道,還安排婦女隊長監督,村干部入戶促膝談心。慢慢地,垃圾入箱成了村民的生活習慣。

2014年衛生評比,最落后的魯家村,“逆襲”成了第一。

花300萬元畫藍圖

環境變樣了,朱仁斌還是愁。

2013年,我省“千萬工程”進入深化提升階段。安吉更與時俱進、拔高標準在全省率先開展美麗鄉村升級版建設,在原來精品村基礎上打造29個精品示范村,進一步探索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轉化之路。

魯家村也決定以創建示范村為契機,用新理念引領新發展。

但評選示范村有項硬指標:產業特色鮮明。沒有好山好水、沒有產業,魯家村拿什么示范?那時,村里開干部會議吵——有的要發展旅游,有的想引進工業;開村民代表大會也吵——有人瞎起哄,有人潑冷水。朱仁斌惱了,一拍桌子:“先做規劃!”

這下,眾人都閉上了嘴。但沒多久,又嚷嚷開了,請人做規劃,少則花費幾萬元,多則要幾百萬元,錢從哪兒來?

“錢不夠,我來湊!”朱仁斌的話擲地有聲,“村有千百種,特色、風情各不同,魯家村必須明確定位、找準方向。”

無意中,這一決定也與我省在美麗鄉村建設中堅持“以規劃為先導,把完善城鄉規劃放在突出位置”的經驗不謀而合。不久后,在朱仁斌自己墊付、鄉賢眾籌的基礎上,魯家村用籌集來的300萬元,請來廣州、上海的設計團隊,量身定制發展藍圖。

2014年初,魯家村發展規劃出爐。過去,村里九成土地都是低丘緩坡,導致產業規模效益低下,但換個思路一看,卻成了發展家庭農場的優勢。因此,全新的藍圖中,6個核心農場居于中心村,其余12個農場分布四周,分別以蔬菜、果園、藥材、茶葉等產業為主,一列鄉村小火車串聯起村居和農場,布局錯落,規劃合理。

一張藍圖繪到底,幾百個日日夜夜的奮斗帶來巨變:10公里長的綠道、4.5公里長的鐵軌、游客中心、火車站修好了,18個家庭農場顯出雛形,構成了一個大景區。到現在,魯家村已吸引社會投資20余億元,生態優勢變成了農旅融合產業發展的寶貴資本。

帶著村民共致富

在帶領村民共同致富的過程中,魯家村也曾走過幾個發展關口。

第一個關口,是如何在大量工商資本進入鄉村時保障村民利益?對此,朱仁斌很堅定:“鄉村振興,農民是主體,產業發展歸根到底是為了讓村民生活得更好。”

2014年,朱仁斌拿著規劃到縣里“推銷”,浙北靈峰旅游公司一眼看中它的潛力,主動上門尋求合作。朱仁斌沒有著急,反而仔細算了筆賬,最后決定雙方共同成立鄉土旅游公司,浙北靈峰旅游公司占股51%,魯家村集體占股49%。

18家農場先后入駐,有人提出以租金形式流轉土地,有人想共同開發。朱仁斌也沒有著急,一家家上門商談,最終讓所有農場主同意鄉土旅游公司入股,就業崗位優先向村民開放。

自此,“公司+村+農場”的共同致富模式成型。今年3月初,魯家村召開首次股民代表大會。朱仁斌在會上宣布,村里的股份由每股價值375元漲到1.98萬元。村民聽了,人人喜笑顏開。

第二個關口,則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對產業振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原先引進的18家農場有的資金跟不上了、有的發展模式落后了。

眼下,18個農場轉型升級,蔬菜農場被海歸農場取代,房車露營基地入駐,“兩山”學院投入使用,火車旅館、小吃街等開始規劃,豐富著鄉村業態。300多名村民返鄉,或到農場、旅游公司工作,或將自家房屋改造為民宿、農家樂,開啟創業之路。

活力澎湃的魯家村,讓朱仁斌接連收獲“浙江省千名好支書”“全國最美基層干部”“全國黨員榜樣”等稱號。

瞧這一籮筐的獎,許多人以為他已功成名就。朱仁斌卻說:“鄉村振興是一篇剛剛起筆的大文章,魯家村建設百年農場的夢想也才開頭,惟有實干擔當,才能不負時代。”

极速11选5官网计划软件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杀号公式 香港3374最快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有人控制吗? 88彩票快10专家软件 吉林时时官网 白小姐白小姐统一图库大全 2015年3d黑圣手字谜汇总 拉萨快三彩票走势图 平特尾走势图 安徽快3分布走势图